免費視訊情人辣妹 - 美女視頻聊天網 - 免費視頻影音免費視訊聊天室破解 - 網路視訊妹自拍 - 免費視訊妹裸聊貼圖視訊美女一對一聊天室 - 網愛貼圖影音視訊 - 視訊聊天側錄

我一直妒忌音樂家

我非常高興能來到這裡,也非常榮幸能獲得諾貝爾文學獎。

這是我第一次不得不在這麼多人面前發表演說,我多少覺得有得誠惶誠恐。人們覺得這類事情對於寫作的人來說是輕而易舉且順其自然,可是對於一個作家——至少是小說家而言——演講常常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。

這就像學校課堂里區別書面和口頭作業的差別,小說家更有寫的才華,而不是說的本領。他已經習慣了保持安靜,他演講起來會吞吞吐吐,因為他早已習慣把自己的話刪掉。在幾遍的修改之後,他的表達可能變得明朗。但真的發言時,要修正那笨拙的語句就手足無措了。

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中的一些人在演講時一會兒躊躇遲疑,一會兒流利飛快好像我們等著隨時被打斷。這也是為什麼我和許多人一樣產生了寫作的慾望,在童年結束的時候。你希望大人們會讀你寫的東西。也就是以那種方式,他們才會靜下來聽你說,也不會來打斷你。同時,他們才會真的了解你的心聲。

得知獲獎的時候我覺得這很如夢如幻,我迫切地想知道為什麼你們選擇了我。就在那天,我才強烈地意識到一個小說家對自己的作品是多麼得無知,而讀者們對它的理解又是多麼深刻。

小說家永遠成不了他自己的讀者,除了在修改稿件時刪掉手稿的語法錯誤、重複或者多餘的贅述的時候,他對自己的書僅有一部分且模糊的印象,正如畫家在天花板上畫壁畫一樣,平躺在支架上描摹細節,距離太近,就沒有作品的整體感。

寫作是一項奇怪的、孤獨的活動。在開始寫一部長篇故事的頭幾頁總有叫人沮喪的情緒。每天你都覺得自己在一條錯的軌道上,進而產生一種強烈的衝動調轉頭去走另一條路。重要的是,不要屈從於這股念頭,要堅持下去。

當你快寫完一本書的時候,感覺彷彿掙脫了,已經呼吸到了自由的空氣。我敢說,你寫結尾段的時候,書會‌‌「展現‌‌」出一種敵意,迫切地掙脫你的枷鎖。而且當它離你而去,也根本不留時間給你想最後的幾個詞。它結束了——這本書再也不需要你了,也已經把你忘卻。從現在開始,它會從讀者那裡找尋它的自我。

當這些發生的時候,你就會感到強大的空虛和一絲被拋棄的感覺。這也是失望的表現,因為你和書的親密關聯是那麼短暫。這種不滿和未完成的感覺就驅動著你去寫下一本書,再恢復兩者的平衡。

所以,讀者比作者自己更了解作品。小說和讀者的關係宛如沖洗攝影膠片的過程。暗房裡,影像一點一點清晰起來。當你讀小說的時候,也會產生類似的化學反應。不過,要維繫作者和讀者之間的和諧,重要的就是永遠別讓讀者透支,不知不覺地哄哄他,給他足夠的空間讓故事一步步地感染他,正如針灸的藝術,針要被插在精確的要點上,神經系統才能流通順暢。

我,因為他們掌握著比小說高級的藝術。詩人也是,很像音樂家和小說家。從孩提時代起我就寫詩,這就是為什麼我記得以前讀過的讓我共鳴的話:‌‌「寫不成詩的人來當散文家‌‌」。對於小說家來說,音樂常常就是凝聚所有他觀察到的人、景、街譜成曲,這對他來說可能還不完美。他會後悔沒能做一個真正的音樂家,也沒法寫出肖邦的《夜曲》。

視訊麻將王 | 妞妞2015年成人視頻 | 辣妹妹色情貼圖區 | 免費視訊交友sena | 日本成人影片免費下載 | 中文成人文學論壇 | MeMe173免費視訊聊天 | 免費視訊聊天室 - 視訊聊天一對多 - ut影音視訊美女 | 台灣美女直播你懂得 | ut同志視訊 | 網上裸聊聊天室 | MeMe聊天室 | thisav - 聊天室秀舞 | momo520視訊色聊女 | 視訊辣妹免費聊天網 | 真人美女主播 - UT聊天室免費視訊看聊天 | 寂寞聊天直播間 - 裸聊直播間視訊 | 色情免費視訊妹裸聊 | 一對多美女視訊 | 173富婆交友聊天室 |